0102
新增

狗屋
卿心《偏愛俏郡守‧上》
W594-595
對,她寧禾婚前的確被惡人挾持、不幸失去貞潔,
就算跳水自盡,那也是向雲鄴全國上上下下「贖罪」,
可她非但活了下來,還一改過去的柔弱,變得既沈穩又自信,
原因很簡單,這副軀殼換了主人,住進一個二十一世紀的靈魂!
身為建國三大功臣之首安榮府的嫡孫女,寧禾決心活出自我,
好好幫祖母打理家業,當個古代女強人,
誰知這尊貴的身分是助力也是阻力,一道天外飛來的聖旨,
讓她從無憂無慮的枝頭小鳥,變成牢籠中的金絲雀……
這個名義上的丈夫實在囂張跋扈得很,明明他們相看兩相厭,
他卻無時無刻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還不准她跟老朋友「敘敘舊」,真是令人氣結不已!
就在寧禾打算跟這個自大的男人公事公辦、劃清界線時,
卻發現他跟她那晚的遭遇有關?老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卿心《偏愛俏郡守‧下》
上輩子,經歷被男友背叛、最後賠上性命的悲慘遭遇,
寧禾早已視男女情愛於無物,只願守著腹中孩兒靜靜地過日子,
然而她內心的某個角落,卻在顧琅予時而霸道熱情、時而溫柔守護的舉動之下,漸漸崩塌。
她可以接受他難違父命,必須另外娶一個女人進門;
也願意屏退雜念,做個好妻子,盡心盡力為他達成心願,
但是當他違背了諾言,就是她轉身遠行的時候了……
回到遙遠的故鄉,寧禾成為勤政愛民的好郡守,
努力達成那個臭男人針對她立下的各種離譜門檻,
原以為天高皇帝遠,只要她盡了本分,他就管不到自己頭上,
豈料他竟悄悄跑到她家賴著不走,鬧得女兒跟她心頭紛亂不說,
還藉機下一道旨意「命令」她回到他身邊?
很好,既然戰帖都送到她面前了,那他就等著接招吧……

盼雨《神力小福妻‧一》
W596-599
獨自在山洞過活是什麼滋味?只有「苦」字能形容。
辛湖穿越成了個災荒中被拋棄的小丫頭,不但一無所有,還身在荒郊野外。
真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呀!
雖然上蒼給她一身怪力,但她孤身一人實在害怕,便動身離開,循著模糊的記憶找路。
途中她靠著力氣救下一對母子,然而婦人卻不幸病逝,遺下名為陳大郎的男孩與她結伴同行。
誰知他小小年紀便言行成熟,不但一本正經的求娶她,
還頭頭是道地分析往後嫁他的好處?這發展也太突然了吧!
瞧著將來的「小老公」神情嚴肅,她不禁露出笑容,
儘管前途莫測,孩子說的話,往後恐怕就不作數了。
但至少在此時此刻,她不再是孤單一人……

盼雨《神力小福妻‧二》
重生一事,是陳大郎從未想過的,但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他自然要好好把握。
只是天不從人願,他險些活得比上一世還要短暫,
儘管作了許多準備,然面對惡徒他仍是無力反抗,
幸虧突然蹦出一個怪力丫頭──辛湖,他才脫離險境。
然而這災荒時代,他連母親病逝也沒有多餘時間悲傷,
僅能盡力安葬母親,接著再想辦法於亂世中存活。
他與辛湖兩人相互扶持,一路目睹許多慘事,她心腸軟,
今天救了個孩子,明天又抱起個倖存的小娃娃,
他心底有些壓力,怕一行人難以生存,卻也無法真正袖手旁觀。
或許是好人有好報,他幸運地發現一個被蘆葦遮蔽的荒村,
儘管村中一片荒蕪,但他們總算有了居所。辛辛苦苦將屋子打理好,
她笑著向他說:「我們終於有個家了。」
憶起前世血親的殘酷,他眼角有些濕潤,
家對他曾經遙不可及,但如今他確實擁有了一個家……

盼雨《神力小福妻‧三》
時光飛逝,蘆葦村已不是當年的小荒村。
辛湖招呼著四處跑跳的孩童,面上滿是笑容。
村人皆於亂世中受過苦難,因此眾人很是團結,
經過幾年的努力,如今村內算是小有規模,
雖然無法全然與世隔絕,可自給自足已不成問題。
打獵、摘菜、捕魚、下廚,與其他孩子一起學習……
儘管無法外出,但她在村內的生活很是充實。
本以為會就這樣安然度日,但男人們外出採買油鹽時,
卻遭遇平亂的安王勢力,打破了村內安穩的生活。
為了早些幫助世道安穩,也為了出人頭地,
男人們決意加入軍旅。瞧著陳大郎跟隨其他男丁離開,
辛湖感到很是鬱悶,她只想過平靜、衣食無憂的平凡日子,
可她也明白不能夠阻擋他,因為他的天空應當更加寬闊……

盼雨《神力小福妻‧四》
戰事已歇,陳大郎功成名就,在京中當官了。
收到他的信,辛湖是又喜又憂,
喜的是他安全無恙,憂的是他一字未提兩人的婚約。
多年未見,她不清楚他是否一如當年,若他不願承認這門親事,其實也沒關係。
畢竟兒時,兩人明面上以兄妹相稱,加上生活艱苦,兩人間沒啥愛情,而是濃厚的親情。
只是都活兩輩子了,她真希望能談一場戀愛呀!
但在這時代,女子想要談場自由戀愛,根本不切實際……
煩惱了好些日子,她終於下了決定,與其傻傻的在蘆葦村等消息,不如親自上京瞧瞧。
說不定他已另有了意中人,又或許會嫌棄自己這村姑呢!
還是早點兒和他說清楚,否則她成了老姑娘,該找誰談戀愛去?

新月
佟芯《灶房貴妻》
E44601
她真是衰到有剩,幫上司大人買早點時竟被酒駕司機撞死,
穿越到這個歷史不存在的大興國,成了威遠侯的沖喜夫人,
且她那侯爺夫君討厭她到寧可拖著病弱的身子在新婚夜逃家,
害她這個侯爺夫人整整三年被威遠侯府的人當丫鬟使,
幸好她靠著美味的炸雞、薯條收服眾人的胃,日子總算沒那麼難過,
如今她那據說受傷失憶後性格大變的落跑夫君終於凱旋而歸,
哼哼,等他簽完和離書放她自由,她就要靠賣炸雞賺進她的第一桶金!
誰知他深情款款的說要補償她,還自割手指替不願圓房的她遮掩,
甚至在她被栽贓下毒關小黑屋時,陪怕黑的她到天明,更證明她的無辜,
只是這男人實在彆扭又悶騷,明明對她好卻總是毒舌的欺負她,
想三餐吃她煮的飯、想天天和她黏在一起、怕她遭人欺負就直說嘛,
偏要拿什麼他怕被人下毒要她試毒、需要她替他擋刺客當藉口,
此外他臉上的惡魔笑容與這種心口不一的行為實在讓她好熟悉,
簡直就像那個老變著花樣整她、破壞她聯誼的上司大人……
創作者介紹

單純收藏

艾絲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