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7
新增

狗屋
半巧《巧婦當家‧一》
W522-525
李空竹才睜開眼,一條紅棉布就蓋上了頭,做了二十多年的黃花閨女,
這會兒竟這般隨意就嫁做人婦了?!她可沒如此恨嫁呀!
但弄明白這身子的壞名聲,她也只能認栽,
好歹她仍活著,就是往後會碰上麻煩,也定能化解。
瞅著空蕩蕩的家以及冷冰冰的新婚夫君,要想過上好日子,恐怕得費上一番努力,
幸而她有著好手藝,白手起家不成問題,
問題是她的夫婿趙君逸,不僅身懷武功,似乎還有著隱情。
不過婚都結了,甭管他有什麼秘密,要過好生活也得出些力。
瞧他臭著臉乖乖做力氣活,她很是滿意,未料這般與他搭伙過日,
她居然感到有滋有味起來,可這男人對她總是忽冷忽熱,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半巧《巧婦當家‧二》
趙君逸本以為李空竹是個不自愛的女子,被迫娶了聲名狼籍的她,
他心底很是不滿,但婚後他發現,這妻子與傳言中的「她」很是不同。
身邊有了她,他的生活熱鬧了起來,和她一起做小生意、一同面對那些貪得無饜的親戚,
成天對著她的樂觀進取,他一不留神就被捂熱了心。
他喜歡瞧見她賺了錢的歡喜模樣,也開始眷戀這般生活,
可是他必須壓抑著這份情,只因他背負的秘密,
誰知在他隱忍之際,她竟是直白地向自己示愛?!
面對她這番坦率,他險些招架不住,然而屬於他的宿命已然上門,
為了避免牽連她,他得暫時遠離,沒承想,這小女人居然聰慧地察覺他將離去,
見她憂傷又故作堅強的模樣,他感到內心酸澀,
一邊是過往深仇,一邊是此刻摯愛,他皆不願放下……

半巧《巧婦當家‧三》
費了千辛萬苦,李空竹的生意漸趨穩定,
她才想喘口氣,未料到財帛總是動人心。
婆家、娘家那些貪婪親戚,見了她發家自是不肯消停,
偏生這時趙君逸遠在天邊,救不了燃眉之急。
她使出渾身解數還操碎了心,仍是孤掌難鳴,
危急之際幸而他及時歸來,還搬來了救兵。
這援軍強大,迅速化解了難題,但要付出的代價卻也不小,
他得再度離家,往那險要的邊關去……
這次小別重逢,她好不容易同他通了靈犀,本以為是苦盡甘來,
無奈又得分隔兩地。儘管心中擔憂不捨,
但她明白他的苦衷,況且,她可不是小鳥依人的菟絲花,
他在外拚搏「大業」,而她會守著家、做他最堅強的後盾!

半巧《巧婦當家‧四》
眼看身邊總是雙雙對對,李空竹孤身一人很是心澀,
旁人的夫婿對妻子是千嬌萬寵,她卻像被放逐的人必須自立自強。
如今生意少了阻礙,發展得很是順遂,
雖沒了他在身邊,日子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初始她殷殷盼盼著他的消息,卻總是希望落空,
最後耳聞了些邊關信息,她反倒古井無波。
她原以為的這份情已逝,就這般自個兒帶孩子過活也無不可,
沒承想才得知他的軍隊正受時疫之苦,她便心急如焚,
恐怕那些淡漠,不過是她強自壓下心傷的偽裝罷了。
弄清了自己的心意,也意識到她與他之間有人從中作梗,
她義無反顧地前往軍營,同他面對困境。
與他久別重逢她很是欣喜,但仍有些惱意,
這男人凡事總瞞著她,怕是沒將給她的承諾放心上,
窩在他懷中,她狡詐地勾起嘴角,盤算著該怎麼懲罰他……

莫顏《福妻不從夫》
G1250
牧浣青有兩個不待見的人——
一是亂點鴛鴦的皇帝,二是奉旨成婚的鎮遠侯。
他不喜她,輕視牧家使計攀上這門親事,
怪她搶了正妻的位置,逼他不得不委屈心上人做小。
她也不稀罕他,她本過得逍遙自在,
誰知一道聖旨終結了她的好日子,不得不嫁給冷傲不羈的符彥麟。
成親沒多久,她就被他趕去郊外的莊子住,任她自生自滅,
不過她一點也不怕,還生了個與眾不同的乖女兒。
某日,對她不聞不問的夫君突然來到莊子,破壞了她的平靜。
他依然是那張冷漠的臉,隨著歲月的增長,多了內斂的威嚴。
她不知他在打什麼主意,若想欺負她的寶貝女兒,她一定跟他拚命!
小女娃睜著無辜大眼,看向別人見不著的妖簪叔叔。
「怕怕。」妖簪叔叔捏捏女娃兒漂亮的小臉蛋,邪邪一笑——
「莫怕,妳爹真正想欺負的,其實是妳娘。」

岳微《吾妻不好馴‧上》
W526-527
忠心耿耿的歐家平白犯了通敵之罪,全家處斬,
她歐汝知也在夜奔回京的路上遇襲喪命,所有跡象都彰顯家族突遭橫禍,案情並不單純……
幸好老天又賜給她一命,讓她借屍還魂為商賈之女衛茉,
當她愁著歐家翻案之事仍一籌莫展,靖國侯薄湛卻登門提親,且還指名娶她為妻?!
雖說這門親事來得莫名,可為了查案復仇,縱使一入侯門深似海,她也得嫁!
沒承想,這枕邊人也是替歐家翻案的同道中人,
本以為得此良人是老天爺待她不薄,直到知曉丈夫有個心上人,竟是前世的她──
歐汝知,再憶及他娶她、待她好……
一切事物似乎漸漸有了聯繫,原來她重生之事早已露了餡,只有她還後知後覺啊……

岳微《吾妻不好馴‧下》
想當初,她本是衝著「侯爺夫人」這頭銜才嫁入薄家,
若要談情說愛、卿卿我我,她可是敬謝不敏。
怎料到,她時時冷面以待、相敬如「冰」非但被無視,
丈夫反倒是小心翼翼地呵護她,還替她治好寒毒,
她再怎麼冷情,也在這軟磨硬泡下給捂熱了……
兩人感情漸入佳境,這發展著實出乎她的預期,
但不得不說,有這樣的丈夫做後盾,諸事不僅迎刃而解,
且在兩人抽絲剝繭之下,當年案情也逐漸水落石出,
最終讓元凶自食惡果,歐家沉冤得雪。
本以為了卻她這樁心願後就會迎來嶄新的日子,夫妻倆將同心共濟、攜手偕老,
孰料丈夫奉命率軍出征,卻在邊關中伏而下落不明……
死生契闊,她既已交付這顆真心,便一如這許諾:「君若遲遲歸,妾當長相守。」

新月
綠光《萬兩小醫女》
E35901
她像個被重組而成的破娃娃,痛得她醒了過來,
醒來的地點是亂葬崗,旁邊有具半腐的屍骨,身邊還有兩抹魂魄,
他們告訴她,她是多麼幸運得到借屍還魂的機會……
好吧,既然重生,她就好好的活著,
儘管失去前生的記憶,然而「懂醫識毒辨人心」就像是刻在魂魄裡的本能,
再加上「見鬼」的本事,讓她當起神棍得心應手,很快賺到不愁吃穿的銀兩,
但這還不夠,她是有遠大抱負的,她要開醫館當坐堂女大夫,
偏偏自己太多事,捲進了一宗謀殺案,還莫名惹到了威鎮侯,
這侯爺陰晴不定難搞得很,上一刻說她裝神弄鬼,命縣令將她沉江,
下一刻又趕來將她從江神手中救了回來,哼,他以為這樣她就會感謝他嗎?
如今他有求於她,要她跟他回京,看他心愛女子的魂魄還在不在,
她開價一萬兩狠狠訛他一筆,他竟二話不說地答應,真是個癡心傻侯爺啊,
啊……她錯了,傻的是她才對!
這一進京,竟一腳跨進了後宮爭鬥,還發現了他心愛女子的祕密,
嗚,要拿那一萬兩,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E36001-36004
百媚生《吾妻至上‧一》
E36001
挽夏投水自盡時想著,若能重來,再不為璟王妻。
沒想到睜開眼竟回到十二歲,這次她定要離他遠遠的,
好讓她的將軍爹爹不再被綁上璟王那條破船,保住全家性命,
於是她幫遭皇帝猜忌的爹爹出主意躲災,卻意外被皇帝認做義女,
還得了個溫嫻郡主的封號,這個突發事件幫了她大忙,
讓前世想納她當側室的太子成了她義兄,璟王成了她叔叔,
本以為成了「親戚」就能避開這兩個會害慘她的大麻煩,
璟王卻扯什麼「長者賜不可辭」的鬼話上門送禮,還莫名都送到她心坎裡,
更猶如神算般掐準時間助她解決壞心嬸娘,保住他們長房一家的名聲,
甚至在太子意圖輕薄她時及時出現救了她,
最奇怪的是,不管她今生怎麼對他冷言冷語,把他氣得捏碎茶碗,
清冷的他依舊只對她笑得如春風般溫柔,彷彿認識了她許久,
甚至親口對她說出上輩子從沒聽過的告白,讓她幾乎再次心動,
只可惜,她始終記得,前世她是為了什麼才朝他胸口刺了那一刀……

百媚生《吾妻至上‧二》
E36002
沈滄鈺快瘋了,他從不知道他前世的小王妃如此難纏,
不論他怎麼努力,挽夏就是不信自己能從皇帝手中保住她凌家滿門,
還當面對他表示自己寧願嫁別人也不嫁他,把他氣得不行,
卻也意外發現小姑娘說漏嘴的大祕密──
她威脅要「再」扎死他是吧,好,他就跟她豪賭一回!
於是他兵行險招,以行動表示願把命給她,不抵抗她刺來的匕首,
果然她哭著扔了凶器下不了手,順利逼出她還愛著自己的事實,
看來得加緊腳步解決皇帝父子這兩個混帳東西,小姑娘才會安心,
不過大位要籌謀,追妻大業也不能放鬆,他的挽夏可人見人愛得緊,
所幸凌家奉皇命要與他一路同行搭船去封地,好個上天送來的朝夕相處機會,
他佈置了會勾起兩人甜蜜回憶的擺設,又放下尊嚴日日向她傾訴心意,
總算融化小姑娘的銅牆鐵壁,小手給拉不說,還答應與他偷偷逛廟會,
誰知他費盡心血準備漫天燈海,正與她在屋頂互訴衷情、吻得難分難捨時,
竟被人逮個正著,且對方還是他最不能得罪的挽夏娘家人……

百媚生《吾妻至上‧三》
E36003
沈滄鈺覺得挽夏這小姑娘就是隻倔脾氣的縮頭烏龜,
打從兩年前她拿弓箭哭著威脅自己離開她,至今兩人沒說過一句話,
他的心腹弄不清他的打算,疑惑放著喜歡的姑娘不哄真的可行?
當然行,小姑娘不能逼太緊,放她在一邊自然會想通,
何況她兩年來從未取下他送來定情的牡丹玉佩與龍佩,
更在他離開軍營後的路上頻頻巧遇(他為配合她出門也是拚了),
如今離他大業將成就差幾步,他不想忍也不用再忍,
於是他先向小姑娘道歉服軟,只要能讓她高興,千錯萬錯他都願意認,
又拿設宴沒女主人招待當藉口,將她這「皇侄女」帶回璟王府小住,
反正她會是將來的女主人,先讓眾人習慣也好,更藉此暗示他心思,
哪知計畫趕不上變化,皇帝下旨逼他和她那功高震主的將軍爹上戰場,
想一舉弄死他們倆,同時派錦衣衛強硬帶她回京城,把他急得不行,
要知道,那裡可是有著太子這個想對她下手的惡狼啊……

百媚生《吾妻至上‧四》
E36004
挽夏實在很無奈,父親和沈滄鈺剛被皇帝趕著上戰場,
太子就把她弄進宮,她這才發現太子已掌控整個皇宮,
不僅親手弒父還想對她霸王硬上弓,偏偏她被困宮中消息根本送不出,
更絕望的是,沈滄鈺已被太子設計戰死沙場,父親也命在旦夕,
她萬念俱灰,乾脆放火燒皇宮,打算拖著太子一起死,
誰知有個身影衝入火場救了她──沈滄鈺竟逃過一劫!
之後一切順風順水,沈滄鈺登基為皇帝,並在眾人面前打橫抱起她,
昭告她將成為他的皇后,且他今生不再納妃,一生一世一雙人,
更堅持要先娶她為妻才肯舉行登基大典,同時封后大典也要一起辦,
成親後沈滄鈺和她每天甜蜜蜜,他甚至擺出晚輩姿態討她爹娘歡心,
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就是皇宮內只有他們夫妻倆有些冷清,
可他們親熱次數明明不少,想為他生孩子的她卻始終沒消息,
後來她才明白,她不是不能生,而是有人不想讓她生……

喵喵屋
金晶《公子可有婚配》
BR929
吳家大軍常年駐守西邊邊彊,只是吳家少有女兒,
每一輩的女兒越發的少,是以女兒身在吳家一群漢子的眼中是無比嬌貴,
這一輩,吳家嫡系就出了一位七小姐,名叫紓梨。
西北百姓心中,能文能武的七小姐萬般好,
可惜西北沒有什麼男子能治得住她。於是,七小姐被帶回京城婚配,
半路教九王爺拔刀相助,她竟半點不矜持地勾搭起來了。
這趙欽可是當今聖上與長公主的皇弟,自小被尊貴地養著,
吳紓梨沒見過男子功夫那麼俊,容貌也那麼俊,
不害臊地問著,公子可有婚配,她稀罕他。
為了求嫁,她追上門,輕薄了他,他卻涼涼說看不上她,
妹有情男無意,吳紓梨也不糾纏,瀟灑地揮揮手,
可趙欽這不要臉的,竟半夜爬上她的床,笑問嫁他可好。

青微《病秧娘子》
BR930
妹妹逃婚,姊姊代嫁,這乃天經地義。
可惜,何如玉想嫁,薛家大少爺薛明君卻不肯娶,
為此,堂堂薛家大少爺不但半夜爬牆,
還夜闖代嫁娘閨房,就為了逼她退親。
何如玉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可惜這美人是個病秧子,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自小湯藥不離身,
這樣的女人就算要婚嫁,也別想賴上他。
一個想嫁,一個不娶,當真心被無情踐踏,
面對不肯與她洞房的夫君,何如玉寒心當個賢婦,
先是替夫納妾,再贈和離書,她與他自此兩清!

零葉《縣太爺的寵妻日常》
BR931
賀朝陽是個縣令,家住東城,尚未婚配,
考上頭名狀元後卻只想當個七品縣令。
據說他的任命文書是當今聖上親筆寫的,
而老百姓眼中的縣令大人,為人剛正,行事磊落,
可惜碰上李初陽時,縣令大人猶如登徒子一般,
不但使了欲擒故縱的手段,鬧得縣城人盡皆知,
才放話交換庚帖,正式提親,卻又說男婚女嫁,互不相幹。
這縣太爺怎麼了?縣太爺就可以出爾反爾?
整個縣城找不到比賀縣令官大的,難道還找不到比他有錢的?
三年前,賀朝陽是縣令,她李初陽一個商家女,高攀不起;
三年後,他眼巴巴盯著女兒,李初陽躲不了,
氣罵,賀朝陽不該做縣令,他應該去做土匪。
誰知,賀土匪哼笑,行,他脫了官袍做土匪劫她。

石秀《先婚後愛》
BR932
人家說假戲真做都沒個好下場,淩可凡卻麻雀變鳳凰,
不但跟暗戀多年的老闆鍾琰交往,還嫁他當老婆。
淩可凡自小是被富著養的大小姐,倍受寵愛,
追求者一堆,卻只對花心老闆鍾琰動了心。
因為不敢倒追,這段感情,早注定開不了花,結不了果,
就連她跟鍾琰滾上床,她都沒想要他負責,
他卻很有良心地娶她回家。可惜,鍾琰不愛她,
他對她的冷淡沒少過,床上卻老把她折騰得半死,
因為捨不得,他的冷落,她從不吵不鬧。
誰知,這男人心裡有人,既然這場愛情容不下她,
她退出,那就離婚吧。聞言,鍾琰不但變臉,還揚言,
他不會離婚,她也別想走。

愛戀頻道
子醉今迷《寵妻就是狂‧八》
D12708
酈南溪有孕,正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重大太太梁氏的如意算盤被打亂,連表面功夫都不屑做了,
婆媳倆相敬如「冰」,酈南溪樂得當個「惡媳婦」,
晨昏定省全免了,每日只守著夫君和自家小院,安心養胎,
但做人嘛,總得時刻警醒,保持憂患意識,
重家二老爺帶回來的侍妾孟氏,莫名對酈南溪充滿敵意,
為求穩妥,當務之急是搞清楚孟氏的來歷……

重廷川派手下四處打探,終於查出蛛絲馬跡,
西疆來人,竟是孟氏的舊識,她的真實身分呼之欲出,
怎知拔出蘿蔔帶出泥,最後竟牽扯上重廷川的生母——于姨娘!
于姨娘失憶多年,忽然冒出來一個親大哥,她滿心茫然,
重廷川和酈南溪意外之餘,決定幫于姨娘追查真相,
殊不知,于姨娘的失憶,竟是有心人故意為之!
更沒料到,這會兒認出于姨娘的,還有當今聖上洪熙帝……

子醉今迷《寵妻就是狂‧九》
D12709
舊愛總是最美!年少時的愛戀,最是刻骨銘心。
儘管于姨娘早就忘卻了前塵往事,也已有兒孫繞膝,
但在洪熙帝心目中,她仍是昔日的如花少女……
長輩間的「感情糾葛」,重廷川沒打算插手,
洪熙帝願意為于姨娘「報仇」,重廷川倒是樂見其成,
天子一怒,足以毀天滅地!洪熙帝雷霆出手,
狼狽為奸的重老太太和梁氏,終將付出慘痛代價!

酈南溪臨盆在即,國公府眾人嚴陣以待,
女人生孩子,就像鬼門關走一遭,酈南溪辛苦誕下麟兒,
看在心疼小嬌妻的重廷川眼中,對這個兒子簡直又愛又恨,
然而,小小的新生兒,卻給他們的生活帶來無數驚喜,
重廷川和于姨娘這對彆扭的母子,關係亦有「破冰」的跡象,
惡人自有天收,關心的親人各自有了圓滿的結局,
如今有妻兒相伴,重廷川覺得自己這一生已了無遺憾……

后紫《綁嫁有情郎‧三》
D12803
莫名其妙多了個小閨密,
裴金玉感到新鮮之餘,竟也無甚排斥,
前世貴為一國長公主,死得慘,沒朋友,
今生還是一國長公主,卻是活得肆意,還有小夥伴陪著玩!
可她這廂逗逗虎、擺威風,大事不找,小事不擾,
那廂皇帝卻遭難連連,不僅遇到刺客,還被設計與靜閒道長共度一夜——
然而,或許當真是過度集權造就了腐敗,
打先帝去後,林氏皇族的行為愈發讓裴天舒失望,
誰知皇帝並不消停,甚至執意舉辦比武奪魁大賽,
就是要內定小傻子代王——當虎賁中郎將!?
唉呀呀,這下子可有熱鬧瞧了……

后紫《綁嫁有情郎‧四》
D12804
明明是看赫連名花行刑,忽地就成了看代王受難,
皇家這些年是愈來愈不太平,糟心事一樁接著一樁,
這場面,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局,
環環相扣,算準了人心,當真不是一聲「佩服」了得!
這個年尾,注定了並不平常,
為了讓代王早日好轉,皇帝下旨賜婚,
裴金玉才十歲,竟是成了沖喜新娘,必須即刻完婚!
對此,裴天舒暴跳如雷,裴金玉卻心平靜氣,
她已對代王心生懷疑,那傻小子絕對不如表面上簡單——
既然她都重生了,那麼林青巒是否也能魂歸人間?
若真是如此,她可不會放過他,要和他好好算一算前世今生的總帳!
創作者介紹

單純收藏

艾絲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