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
新增

新月
E17301-17304
落嫣《掌家賢妻‧一》
E17301
身為重生的穿越女,孫妙曦上一世被渣夫狠心拋棄鬱鬱而亡,
這一世她才懶得迂迴避開前夫,改變命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弄死他!
她裝成傻子偷偷習武,就是想要宰了渣男後做一個快樂的吃貨,
誰知計畫趕不上變化,明明死透了的人竟又活生生出現在她眼前,
身邊還跟了一個身分不明的登徒子,奪了她的初吻又搶了她的玉,
雖說跟渣男混在一起的傢伙也不是什麼好鳥,但展灝畢竟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決定無視他,誰知卻就此被他纏上,不但送的禮物深得她歡心,
為保護她還因此毒發重傷,只是……對著一個傻子獻殷勤,有事嗎他?
然而內宅深院果然時時有危機,處處有陷阱,她還沒解決渣男這個心頭大患,
就發現二姊姊孫妙雪也是重生女,但大家各走各路不行嗎?
孫妙雪處處模仿自己,與渣男重現上一世的戀愛情節,她額手稱慶,
只是明明沒打算跟孫妙雪搶男人,卻被她設局毀了閨譽,還不時挑釁找麻煩,
對於這種跳梁小丑,就算沒有展灝出手幫忙,她也有得是辦法整治,
反正她是傻子她怕誰,看誰不順眼就動手揍,誰會跟傻子計較呢?!

落嫣《掌家賢妻‧二》
E17302
進入君蘭閣學習,孫妙曦的貴女身分又鍍上一層金,
從此她將面臨的危機與困境也全面升級,
前世渣夫楚沛琰像殺不死的小強,老礙她的眼不說,
還連累她被愛慕他的郡主表妹薛荔雪視為眼中釘百般陷害,
她參加文會時救下莫名重傷昏迷的睿王世子展灝,
愛學她的庶姊也默默出招,要搶走她這「美人救英雄」的功勞,
好歹她兩世為人,這些小奧步對她壓根談不上威脅,
最要命的是她竟捲入兩國恩仇,被殘暴的東胡人擄走,生命面臨大危機,
幸虧展灝硬撐著重傷的身子,策馬千里追趕來救她,
慘,她欠他的恩情這下真是還不完了,但姑娘她可沒想過要以身相許啊,
這傢伙怎麼能偷偷惦記上了她的婚事,還和抽風的楚沛琰競爭,
兩人一個搬出皇后、一個搬出貴妃指婚,爭著要娶她為妻,
尊貴的皇上更湊熱鬧逼著她二選一,煩不煩人啊?
她頭疼不已,不想庶妹為了破壞她的好親事,竟設計她失身……

落嫣《掌家賢妻‧三》
E17303
重生路難行,追妻路卻比他逆天改命重生更難!
他堂堂睿王世子配孫妙曦這伯府嫡女,可說是人人讚的好良配,
無奈好事多磨,一下子蹦出兩個皇子為她爭風吃醋,
皇上為避免兒子失和,竟對她這無辜女子動殺心,
多虧他聰明,搬出皇后搶先頒下賜婚懿旨,
她從此變成他的人,他則坐穩準妻奴寶座,等著貫徹寵她的使命,
然而,新娘子是到手了,他有一窩妾室的祕密也跟著曝光了!
冤枉啊,那明明是原主的爛攤子,他連瞧也沒瞧過,怎就禍害到他……
這不,為了哄寶貝娘子開心,不要意氣用事休夫,讓他這忠犬夫變棄犬,
負傷淋雨求原諒的狗血戲碼他咬牙演了,岳母和丫頭都感動(可惜她沒有),
千里相隨陪她尋神醫給她娘治病,一路周到伺候,他也無怨無悔,
好不容易她點頭答應和他來個甜蜜觀潮之旅,佳人心即將收服,
這回卻換老天阻撓,洪水爆發成災,他護得了愛妻卻護不了自己,
嗚嗚,現在他傻得忘了自己是誰,連回家的路也記不得了,
更要命是有人貪圖他的美色要強「招」他入門……

落嫣《掌家賢妻‧四》
E17304
逆天改命,用新的一生護阿曦周全、寵她一世,是他對她前生的補償,
想方設法把後院的閒雜人等清理乾淨,是他給阿曦今生安穩的保證和決心,
自從結束假夫妻的遊戲,和嬌妻甜蜜洞房後,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總算回甘!
阿曦現在全心信任他,有瘋女人來惡意搞破壞,她不但沒中計,
還知道要同他一起牽手曬恩愛,合力剷除外敵,
但最令他高興的,莫過於自己要當爹了~
思及前世無緣的孩子,兩人決心要努力把上輩子的缺憾填滿,
可萬萬沒想到,厄運這麼快的又回頭找上他,
先是那連自己也不知曉的隱密身世遭有心人記恨,
連累即將生產的她險些被灌下猛藥,落得一屍兩命,
縱然平安誕下一對小千金,又因「雙生子不祥」的風俗無法留下,
他好歹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兒,怎能坐視他人傷害心愛妻女,
就算放棄王府世子的尊貴身分,也定要護得自個兒一家平安幸福!
可惜他太高估自己了,他再拚命,好像還是抵不過命運的殘酷,
之後竟還有一樁關係皇室的滔天禍事等著他……

男主的天敵系列
GS2082-2084
七巧《副總的妻奴路》
GS2082
他反省過了,當年他的心讓被迫聯姻和放棄繪畫興趣的不甘蒙蔽,
再加上承受了太多他是仰賴岳家勢力、形同入贅的冷嘲熱諷,
才會誤把她的用心當做別有居心,對她的態度冷淡疏離,
就連她受不了表示要離婚,他也連一句挽留都沒有,
幸好多年後兩人再次相遇,他終於有了可以彌補的機會,
知道她自創品牌,在皮包設計方面才華洋溢,
他極力說服她和他開設的藝廊舉辦聯合展覽,
看出她生理痛不舒服,他親自奉上熱飲並替她買熱敷墊,
對女兒極盡疼寵之能事,以補足多年來空白的父女之情,
且愈和她相處,他發現自己愈來愈喜歡她,
更想討回她們母女倆的所有權,將她們重新納回羽翼之下,
而情敵的出現,剛好成了他付諸行動的最後一個關鍵,
只是想得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
大的那個看得出來有所動搖,卻不肯輕易鬆口給他機會,
既然如此,他只好有點卑鄙的從小的那個下手了……

綠風箏《繼承者的冤家》
GS2083
身為海盛集團總裁的耿逸磊,五官有型、腦袋有料、身材有看頭,
還被女性雜誌票選為「最想被擁抱的單身漢」,身旁女伴沒斷過,
然而,最常出現在他身邊的女人,卻是這個從小甩不掉的冤家——
外表甜美可人,骨子裡卻具有女漢子基因的莫雪迎!
從小到大這丫頭不知給他惹過多少麻煩,他卻可悲的被制約,
總是化身為拯救笨大雄的哆啦A夢,幫她解決一切事情!
現在這位女漢子受到即將奔三及好友溫馨曬母愛的影響,
竟要他幫她做相親特訓?厚,這種事對她太難,換腦袋比較快吧,
瞧,他要她「溫柔凝視對方」,她卻瞪大雙眼活像是要討債;
他要她「手指輕撥秀髮」,她卻俗豔得讓他想翻桌……
他好不容易嘔心瀝血的將她調教到有男人要跟她交往,
他的心卻莫名揪痛得厲害,身經百戰的他自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那個對象是個渣男,不但不珍惜她,還讓她哭了!
管他什麼冤家宜解不宜結,她這個冤家,他這輩子結定了!

橙意《前妻的小尾巴》
GS2084
失憶的她搬新家,隔壁住著顏值高身材好的帥哥,讓她直呼Lucky,
但不得不說一遇見這位鄰居,她的行為舉止就異常詭異,
像是不小心把紅酒灑在他身上,她第一反應是扒他衣服,
聽到他去相親她就忌妒萬分,直想把人拖回家自己享用(?),
她清楚這是戀愛了,而他也喜歡她,兩人就這麼順理成章在一起,
交往後的日子甜蜜蜜,周圍的人都得戴上墨鏡才能抵擋閃光射線,
只是很奇怪欸,她老覺得他很熟悉,彷彿兩人認識很久了,
直到恢復記憶,她才知道現實果然是殘酷的──
這傢伙就是傷她最深、害她對愛情絕望的總經理前夫!
她從此將他列為拒絕往來戶,任他看起來有多無辜她也當沒看見,
想不到沒多久,她的餐館就多了一位超大牌的隱藏版員工,
天天不請自來幫忙收錢洗碗,連護送她這老闆娘回家都在工作範圍內,
更可恥的是,他還會一臉可憐兮兮的求原諒,十足小丈夫姿態……
糟糕,再這樣下去,她誓死不復合的堅持就要破功啦!

飛田
風玥《醉後的戀人》
WTS0003
好男最怕醉後女人纏?
哈!沒想到這麼離譜的事竟讓他給碰上了!
且是在他生日這天,還留下了影片記錄。
更沒想到的是,當兩人再次碰面……實在不得不驚嘆命運真的好好玩——
他父親是她母親梅開六度的對象!
也就是說,他們的未來新關係是——兄妹?!
但瞧瞧她那副唾棄不屑樣,就教他忍不住想逗逗她。
幸好他手中握有她「脫軌演出」的搭訕影片,
任她是如何強勢、有「離婚教主」名號的悍律師本色,也不得不向他示弱討好……

如夏《如果說再見》
WTS0004
空降的總經理竟是……當年害得她高中生涯後半段悽慘無比的那個轉學生!
幸好他沒認出她來。
但,他真是當年那個讓全校女生瘋魔的帥氣男生?
為何幾年後再見,他會是……這樣孩子心性的男人?
任性地把她從包裝部門調到他身邊當助理,
工作內容卻是……照顧兩隻他的寵物鳥?!
還耍賴要她陪他吃午餐……是說她這是當保母來著?
她可不敢往那方面想去,畢竟,外貌不搭、學歷有差,身分又懸殊,加上當年的陰影……
她只想平平穩穩過她的宅日子,希望他別來攪亂她的生活她的心情……

喵喵屋
葉晴《女漢子的婚事》
BR800
為了躲避他家母親大人的逼婚,他一路躲到鄉下小鎮,
就怕被逮著後,二話不說的塞個女人給他相親。
池俊彥並非不婚主義,可這年頭碰上的女人,
不是敗金就是花癡,他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誰知向來對女人挑剔的他,竟被小鎮的男人婆給嫌棄。
氣不過的他,壞心的想用男色勾出她的花癡本色,
結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他竟獸性地把楊韻詩給吃了。
一夜床戰後,身為男人的他開口說要負責,
男人婆口中嚷著不稀罕,人卻狼狽地跳下床逃了。
見狀,池俊彥勾了勾嘴角,他以為她是處女,
處女不是都該哭死哭活要他娶她?可她卻逃之夭夭,
看來,不用家人逼婚,他要娶的老婆就是這個男人婆了。

眉彎彎《騙了初夜》
BR801
端木暖一門心思都放在家族事業上,哪有時間談情說愛,
當老爺子將羅木怡丟給他當眼線時,這丫頭竟然喜歡上他,
為此一時壞心的他,決定跟她玩玩,看最後是誰栽在誰的手裡。
他以為斬斷情絲這種事,就該手起刀落,不該拖泥帶水,
反正他對她不過是應付,從來沒有給過真心,
結果與羅木怡的交往卻成了他這輩子做得最混蛋的一件事,
因為他耍了一個不懂得耍手段又毫無還手能力的女人,
最後,她逃了,他卻淪陷了。或許是在她第一次告白,
捧出一顆真心給他時,他就開始在意了,所以當她逃走時,
他竟生氣的想,她對他可是親過抱過,她別想不負責任,
不想當他的女人?他能不能放過她?沒可能!

金晶《隱婚》
BR802
程毅良從不把女人放在心上,但對夏瑜卻是放在心上,
因為這女人不是別人,而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
只是,他這老婆打從新婚夜後,就逃得不見人影。
一年後,逃家老婆教他給逮著,可她對他不但不上心,
還不准他將結婚的事公開,為了哄老婆回家,他對她縱容了。
不過身為生意人,他向來不吃虧,況且他也不隨便跟女人亂來,
也從來沒有女人敢隨便招惹他,夏瑜敢招惹他,
招惹之後還想全身而退,沒可能,
隱婚就隱婚,他不介意。只是隱著隱著,夏瑜才發現,
程毅良居然上了她的床,霸佔了她的人,天吶,她引狼入室了!

創作者介紹

單純收藏

艾絲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