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
新增

飛田
泠光《如意山莊之攻心》
R815
論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興風作浪的能力……
是,那是她的專長沒錯,但——
她雖非什麼名人,卻有個在朝中當大官的爹爹,
官場中識得她的人不在少數;
如今老闆硬派給她一樁必得與官府「交涉」的任務,
還派了個「百無一用」的幫手給她,是不怕砸了如意山莊的招牌?
第一次交手,她就讓他差點栽了跟頭;
他應該覺得生氣的,卻又為了她的機敏博學心折;
接下來,她步步進逼,他防禦反擊,用盡心機——
拘禁她、款待她、籠絡她、討好她,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連他自己都迷惑了……

楚玥《擦身而過》
R816
他說要她當他一輩子的家人,
而她一開始情義相挺地答應了,
結果這一允諾便是一輩子,不能中途毀約;
只因他說他很信任她,她不能令他對她失去信任。
不愛也無妨,至少希望他信任自己,
至少這樣她能光明正大待在他身旁、聽他的笑聲,
就算不會是情人,無法相愛,也能相互信任。
這是她卑微的希望……
「我們結婚好嗎?」
咦?!

渺渺《御史王妃》
R817
臨終前,她腦海中閃過一瞬的念頭——
若有來生,她一定不要再抱憾而終。
如今有幸再世為人,
她選擇以及時行樂隨心所欲的態度過日子,
不過老天爺似乎不想讓她如願哪……
從這個「刑部尚書大人」擅闖御史閣,
大剌剌地翻閱起居注冊、不客氣地索取藏書那一日起,
麻煩就一樁樁一件件地找上她。
也罷,她總是有義務代這副身軀的主人查清楚當年慘案的真相,
既如此,她與他便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孰知他刑部高官的身分竟是假冒的!
究竟有誰那麼大膽,
竟敢明目張膽地在御史閣招搖撞騙?

攸齊《愛的模樣》
R818
「為什麼時間不停留在跨年那晚?」
那一年,有個女孩伏在他胸口,珠淚漣漣地問他。
驀然回首,他們之間的一切,竟只是一個翻了頁的故事。
那時的他們非常快樂,
窩在套房裡,不需言語,只相偎看影集,也十足甜蜜。
那是很純粹的男女情,你愛我,我愛你。
他們原本可以做很多令自己、令對方開心的事,
究竟為什麼會走到如今這般地步?
是否他們已寧願獨自承受體無完膚的痛,也再難捧著心,
義無反顧地對感情投身而入了?

喵喵屋
笑佳人《相公來自牆頭‧上》
AL447
祁家的大少爺祁景,比許錦大三歲,高高瘦瘦的,長得還算人模狗樣,
兩人背地裡不知打過多少次架,最終都是許錦被他扯了頭髮,
祁景被祁老爺子罰禁閉,時間長短,全看許錦的委屈程度。
祁景覺得許錦乖的時候,讓人恨不得什麼都依著她,
氣人的時候又讓人寢食難安。當他發現她大了就要嫁人,
可許錦從小嬌小慣養,難免有些嬌氣,若嫁去別人家受氣,那怎麼辦?
不如就他來娶她回家,那樣她就是他的了,他想怎麼養就怎麼養,
只是養媳婦要銀兩,他得先想法子掙銀兩下聘成親。

笑佳人《相公來自牆頭‧中》
AL447
許錦不給他抱,可他已經抱了,她還能怎麼樣?
祁景卻不知他這模樣活脫脫就是一個調戲良家小姑娘的紈褲子弟。
許錦從小就鬥不過祁景,才會被他騙了,竟答應他高中狀元後,
就讓他爬牆進她閨房。從摸一次、親一次、抱一晚到兩次三次,
最後夜夜都抱著她睡,她這分明是被騙進火坑了。
她好想後悔趕他出去,可她都已經在坑底了,他哪肯爬牆出去。
許錦問:「你脫衣服做什麼?」
祁景一邊脫褲子一邊道:「阿錦,如果妳想摸我,不用問,儘管摸,
摸多少次、摸什麼地方我都不反抗。」

笑佳人《相公來自牆頭‧下》
AL449
掙錢娶媳婦,祁景可是拿命換取功名,才搏了將軍的頭銜回來。
拔營回京,他不要唾手可得的高官厚祿,不怕被朝臣取笑兒女情長,
他把皇上的賞賜全都當聘禮送去許家,只為了娶她許錦。
許錦覺得,他真傻……可新婚初夜床上的祁景成了登徒子,
竟粗魯的撕了她的嫁衣,那可是她繡了兩個月才繡好的,
他說想看她穿,他卻沒好好看就把它扯壞了……,
洞房他弄得她那麼疼她都可以忍,可她就是心疼那件嫁衣。
許錦:「以後你再撕我衣裳,我就跑回娘家,不跟你睡了。」
祁景:「那我也跟妳回妳家去,相公抱媳婦睡,那可是天經地義的。」

柔橈輕曼《醮妻‧上》
AL450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她怎麼就從著火的寺廟重生到了喜房裡頭?
前世的她是堂堂隆安公主,親爹是當今聖上,娘親是皇后。
雖說樣貌比不上這原主羅雲楹,可也是萬千寵愛,
怎麼就成了又是剋夫,婆婆又不喜,連個翻身的機會都沒有的女人?
重生後,面對心思難測的簡煜,只見他面容寡淡,不帶一絲人情味,
哪怕嘴角輕揚,身上的戾氣也遮掩不住。他猶如是地獄來的閻羅,
這樣的男人她羅雲楹不想招惹,明明都二十有四了,
身邊卻連個妾侍都沒有,這簡煜果然是不正常,她嫁不得啊。

柔橈輕曼《醮妻‧中》
AL451
重生前,皇家公主在新婚夜時,未跟駙馬洞房就成了寡婦,
重生後,便被簡煜這閰羅給輕薄了去,末了還撂話逼婚。
簡煜這人一向不對女人耍流氓,可當手下們目睹他家一向不苟言笑,
極要臉面的大人,為了一點皮肉傷在心上人面前吃疼喊痛,
要多無賴有多無賴,與那登徒子一點分別也沒有。
人家小寡婦不肯上花轎,大人竟厚著臉皮面求皇上賜婚,
不管人家小寡婦又哭又鬧的,硬是把人給娶回府,這算是強搶民女嗎?

柔橈輕曼《醮妻‧下》
AL452
她是個寡婦,寧願在夫家待一輩子,也不願嫁給簡煜,
他卻淡聲道:「那妳就試試看,看看我能不能娶到妳。」
女子命薄,出嫁從夫,皇上一道聖旨,逼得她不得不嫁。
重生前,她貴為公主,沒想過與人共侍一夫;
重生後,婆婆說她善妒,老想擡女人進門給簡煜當小妾。
簡煜若是納妾,與女人爭寵這事,她爭不來,她只求休書一封。
她卻忘了,這麼多年來,他要的其實就只有她一個女人而已
日日寵,夜夜哄,捧在手掌小心護著,他這輩子怎麼可能納妾。

金晶《初婚合約》
BR760
人家說青梅竹馬,不打不相識,魏楚學跟方博霓兩個冷性子,
他不追她,她也沒愛慕他,連結婚都是談合約講條件來的。
方博霓一門心思都在工作,她說她不當賢妻良母,
懷孕這事,以後再說。魏楚學更是挑明,他人向來冷情,
只想跟她當有名有實,沒有愛情的夫妻。
可惜,打從第一晚的同床共枕,他被她不好的睡相踹下床,
又為了不再被踹下床,他索性夜夜強行折騰她一番後,
舒服的抱著她入睡,結果這婚姻不但變調了還不小心搞出人命。
只是看著魏楚學從冷淡變溫柔,
從放任變霸道,管這管那,方博霓竟跟寶寶吃起醋來了……

葉晴《早戀交易》
BR761
六年前,米小彤這個小學妹,讓心高氣傲的他看得很心動,
想要告白,卻又拉不下臉,結果他的小學妹卻跑了。
六年後,蔣睿博是人人口中冷血又寡情的男人,
當米小彤又一次出現在他眼前時,都說男人好面子,
為了表示自己不在乎,他對她除了冷漠還是冷漠,
卻在米小彤的追求者出現時,一時醋罈子打翻,
把人帶回家不溫柔的拉上床了。誰知,這女人被他吃了後,
他還來不及告白,她竟然吵著說不要他的負責!
情商低的米小彤很有自知之明,蔣睿博這種有錢的男人,
她要不起。只是上床而已,她才不會死纏爛打,
沒想到這男人活像討債鬼,天天死皮賴臉的找上門……

伊方《前夫愛撐牆》
BR76
人家都說,智商不高,情商一定特別發達,
沒想到洛安安的智商不高,情商更不高,
明明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女,卻死心眼的倒追顧謙,
一點都不害臊的承認,她很愛很愛這男人。
而且她也認定這男人,這輩子死活就是要嫁他,
結婚生子對顧謙來說,可有可無,所以他娶洛安安,
不過就是圖她乖巧聽話,因為他並不愛她。
當最愛的老公成了前夫,洛安安整整躲了他三年,
直到他找上門時,撐著她家牆壁問她要不要給他追時,
洛安安還來不及躲,就被他給囚住,狠狠的告誡,
不給他追沒關係,因為他們其實還沒離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絲莉 的頭像
艾絲莉

單純收藏

艾絲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