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新增

禾馬
紅芯《腹黑國王的進攻》
RC1293
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雖然她身為他的祕書,和他本來就互動頻繁
但跟著他一起出席他自己的相親宴是哪招?
不想再被那些女人嫉妒的眼神刺得體無完膚
她幫女方說盡好話,想讓他快點選一個對象交往
他倒好,簡單一句「沒感覺」就把她打發!
她忍不住詢問他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他大老闆也不囉唆,一口氣吐出了一串形容
可她仔細想想,他那些形容,說的好像是她……
唉,別說笑了,要是他真對她有意,還需要相親嗎?
而且那些名媛千金又美又有豐厚的身家,她算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唔,她這是惋惜的意思嗎?
不能否認,每回被他凝視著,她的心跳都會不受控制
更不禁揣想,若她仍單身,會不會就奔向他的懷抱……

JW191
葉小嵐《祕書愛看戲》
JW191-1-1
身為專業又敬業的祕書,必須十八項武藝樣樣俱全
幸好她不是事多繁雜就打退堂鼓的草莓族
越有挑戰性的她越愛,這樣才有工作的樂趣
但,她所有的雄心壯志都毀在一個男人手上
而他,正是她家的小老闆──
提起有著花美男俊顏的小老闆,還真是個奇葩
有話不會直接開口說,每次都傳訊息
而且老擺一張臭臉給她看,真不知哪裡有毛病?
像她這麼守本守分的員工,他卻容忍不下她
說她是自作多情的花癡,指控她的視線讓他噁心
什麼嘛!她不是花癡,她是「睫毛控」啦!
盯著他看不是暗戀他的人,而是為了那對濃密長睫……
哼!平常她表現得恭儉良善,他就把她當成軟柿子
以為使出「不理人大法」霸凌她,就可逼她辭職走人
這麼機車的人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
美豔表妹風騷人妻輪番登場,將他從頭到腳豆腐吃到爽!
咦?要她幫他擋爛桃花?很抱歉!她就是小人一枚
偏要挑這個機會報老鼠冤,在一旁涼涼的看戲……

狗屋
柚心《魅影情人誰是誰》
G1152
季拓言與哥哥有相同的容貌,卻有著迥異的人生,
他天生殘缺,不被母親接受,彷彿全世界都遺棄了他。
但上天卻賜給他一次幸福的機會──與兄長交換靈魂,
就連哥哥的未婚妻、那個讓他心儀許久的女孩也一併接收!
她曾經是一瞬即逝的流星,如今卻牢握在他掌心,
原來愛得真實比想像更可貴,他貪戀起她的溫暖與美好,
但他也知道她愛的始終不是他,他不禁開始害怕,
萬一她發現這一切都是假象,會不會離開他……
丁萌萌人如其名,撒起嬌能萌翻人,可她只愛她的言哥哥,
縱使發生意外之後,開朗的他像變了個人,
但她竟不排斥他的改變,因為他的溫柔只對她展現。
美夢成真讓她有如置身天堂,誰知她偶然看到他的日記,
發現他真正愛人的存在,但他卻說,他愛的一直是她?
她該不該相信,這性格不同,卻依舊讓她動心的「他」……

夏喬恩《嫩男入侵好可怕》
G1153
席慕瑤,大學保健室護士,守身二十五年的玉女。
最喜歡的男性類型:長相可愛的陽光男孩;
從小到大的興趣:蒐集可愛的東西;
上班最熱衷的事:在校園物色稚嫩男大生──
噓!這是秘密,沒人知道外表冷豔的她喜好卻如此幼稚,
她是女大生崇拜的對象,更是男大生心目中的女神,
因此她裝成熟,直到譚諺出現讓她顏面神經開始失調──
初見面她就看呆,呆到忘記自己正在抓色狼,還慘遭反擊,
可這萌小弟身手好眼力佳,救她不說,甚至看穿她逞強……
什麼?原來他不是學生是新老師,只是有張娃娃臉;
他又恰巧搬到她對面,發現她的癖好沒幻滅還稱讚她可愛?!
他既溫柔又細心,笑起來時嘴角的梨窩完全萌翻她,
讓她看著看著就好想和他在一起,好想吻他……
好可怕!怎麼遇上他,她就變慾女了,她不想嚇跑他啊……

上官慕容《醫嬌百媚‧上》
W251-252
雖然公婆以四年無所出的名義將她貶為妾室、趕去側院住,
但寇彤相信,只要夫君回來,定會為自己主持公道的。
據說,夫君幫太后治好了病,得到聖上的誇獎、封賞,
如今整個大晉朝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極為風光,
為了討夫君歡心,這幾年她一直努力學著辨藥,
每當夫君需要,而她立即就拿對藥時,總會得來夫君一笑,
這個時候,她便覺得自己真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子了,
只要夫君喜歡她,願與她同房生子,她便沒什麼好擔心的。
整日盼呀盼的,終於,離家一年的夫君被她盼回來了!
但……他為何穿著大紅喜袍,還笑容滿面地與人拜堂成親?!

上官慕容《醫嬌百媚‧下》
關毅,永昌侯世子,各方面條件都是她寇彤匹配不起的男子,
照理說,他們這輩子應該是很難有什麼交集才對,
偏偏那晚,她意外撞見他緝捕私奔家姊的一幕,還被他發現!
正當她哀悼小命不保時,不料他竟善心大發地放了她,
她本該逃命要緊,卻一時心軟,回頭救了身上帶傷倒地的他,
說實在的,那就是道小傷,對她來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忙,
可自此後他就看上了她,對她百般的好,還要以身相許!
若說對他沒好感是騙人的,但她實在是怕了男人的無情背叛,
她原是打算此生鑽研醫術,好好帶著母親過活就好的,
如今面對他這份老天送來補償她的大禮,她是收還是不收啊?

恬七《家好月圓 ‧上》
W253-254
別人是高唱家庭真幸福,溫月只能怨嘆自己遇人不淑,
不僅爹不疼、娘不愛,還看到老公與小三勾勾纏,
她一怒之下,借酒澆愁,沒想到宿醉醒來竟離奇穿越?
不過幸好上天待她不薄,除了賜她一位良人,
還讓一直冀望有個孩子的她,一穿來就有孕在身──
就算婆婆膽小怕事,奶奶經常口出惡言,至少對她都是真心相待,
她在這裡找到歸屬感,對未來的日子也有了信心,
只是……這夫家生活怎麼有些困苦啊?
除了種田、打獵,還得靠天吃飯,
時不時還有勞什子親戚上門來假關心、真打劫?!
嘖嘖,看來她得發揮穿越女本色,好好幫著調教兼賺錢才是呀……

恬七《家好月圓 ‧下》
溫月沒料到她的繡活在古代成了搶手貨,
不僅各家掌櫃搶著要,連鎮上富戶都看上她的手藝,上門來請她縫嫁衣?
她將家傳絕活發揚光大,口袋賺飽飽,還蓋了新房,卻引來有心人士的覬覦,
但她可不是軟柿子,能任人搓圓捏扁!
誰知才剛平定了「外患」,最渣的「大魔王」竟出現了?!
失蹤的公公突然歸來,不僅帶回兩個美妾,還說要休掉正妻?
果真是色字頭上一把刀,幸好自個兒相公正直有擔當,沒遺傳到公公的壞水……
不過這兩個狐狸精似乎另有圖謀?
人前人後一個樣,竟還將歪腦筋動到家產上,非奸即盜!
如此心腹大患留著怎行?
要知道,她現在可是有女萬事足,
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生活,她就算成為驚世媳婦也要抓牢牢啊!

新月
E12501-12504
夏至《靠著廚技傍神醫‧一 穿越草根命》
E12501
怎麼這麼窮、怎麼這麼窮、怎麼這麼窮?
因為真的很窮,所以要說三次,賊老天的,讓她穿越到這種人家,
破草屋、破身體,還有個拖油瓶兒子,孩子的爹呢?鬼才知道是誰在哪!
還好上輩子她是個吃貨,連帶的廚藝練得很不錯,
她決定先離開這鄉下去城裏謀生,省得成天被媒婆推銷去當人家的小老婆,
誰知一上路就巧遇一樁貪圖人家美色、欲先姦後殺的謀殺案,
她靈機一動扮無頭女鬼嚇匪徒,搶救下一個美若天仙的……帥弟弟?!
她接受了貧窮,扛住了疾病,躲過了被匪徒殺死的命運,好運終於來了,
到酒樓跟人比試菜,成功謀到掌勺大師傅的高薪好差事,
再來身為帥哥的恩人,帥哥的好友也是大帥哥,更是個成名很早的神醫,
放言會愛屋及烏地照顧她,她這如林黛玉般的嘔血病除了他沒人能救,
問題來了,神醫嘴不但挑剔,更是無敵賤,她可以靠廚藝擺平他,
可他那個家裏硬塞來的未婚妻是大醋桶,又嬌又蠻又不講理,
神醫為她針灸要她脫光光,害她被攻擊怎麼辦?
還有兩人吃著吃著、灸著灸著,那越變越粉紅的氣氛又該怎麼辦……

夏至《靠著廚技傍神醫‧二 我不是親娘》
E12502
楚神醫說:「原諒我活到這把年紀,還真沒見過比妳更倒楣的笑話。」
悲傷的是,這話蘇宛一點都不能反駁,(泣)
福興樓錢東家見她讓食香樓的生意起死回生,前來挖牆腳不成,
暗地裏使出下三濫的手段,這她還能應付,祭出乞丐反包圍戰術,
找來楚之晏當靠山,對手抬出縣令也不怕,看看究竟是誰家的生意做不下去!
有小人來陷害就算了,被裝麻袋一次也沒關係,
可能不能有個限度啊?沒完沒了的又被人裝麻袋很好玩嗎?
救命恩人還是同一人……不對,如今不是恩人,而是跟她搶兒子的壞人,
唉,說到底,她有啥立場跟人家搶,孩子不是她生的,
原主的身分一曝光還會掉腦袋,人人追殺她討要她不知是啥的神祕玩意,
小諾跟著他爹比跟她好,只是她就是難過空虛嘛,幸好楚之晏那人夠義氣,
教她醫術轉移她注意力,順便再跟她談談心、聊聊往事增加感情,
但好日子沒過多久,她又被楚之晏即將下堂的未婚妻挾怨報復,
指控她是早就死透透的孟小將軍,被朝廷捉拿入京,
是怎樣,當不了小諾的娘,難道她就得在這條偽漢子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嗎?

夏至《靠著廚技傍神醫‧三 入京拚活命》
E12503
那時剛穿越來的她,覺得吃上一口飽飯難,
她努力、她奮發,憑著一手好廚藝巴上貴人,終和兒子過上滋潤的小日子,
怎知如今竟要她當個男人、還是個死掉的男人,才有活路走?
原來魏王收服不了在南疆的孟家軍,在太子嚴錦的運籌帷幄下,
皇帝命孟小將軍孟黎川──也就是苦逼的她,前往邊城安撫軍心,
這豈不是把她往虎口推嗎?要是被發現是個冒牌貨……
嚇!這代價太大,她怎麼著也得撈回本,
讓皇帝賜回孟家大宅不說,賞她個武義將軍當當,再為孟老將軍夫婦遷墳,
唉,她這樣也算苦中作樂了,煩惱還不只這一樁,
她身邊的男人除了楚之晏沒一個好的,
嚴錦對她有男女之情,她跟別的男人互動多了些就拈酸吃醋,關他屁事啊!
小諾的爹裴御妄想利用兒子展開攻勢,與她這個娘「復合」,抖抖抖~惡寒!
唯有楚之晏是真心待她,知道她的處境後,帶她入宮推薦她做藥膳,
抱好太后的大腿,算是替她找了枚護身符,還為她去邊關一事做足準備,
只是,此去南疆後,她真的還有命活著回來與他相見嗎?嗚嗚嗚……

夏至《靠著廚技傍神醫‧四 你們成親吧》
E12504
每當她以為自己夠衰小時,賊老天總會叫她知道,她還能更悲摧,
這一次,她更是倒了血楣──被南蠻奸細殺成重傷。
唉,是她傷太重病糊塗了,還是直接上了天堂?才能見到她思念的那個男人,
床邊這個衣不解帶照顧她的,不是楚之晏是哪個?!
看來這生死關頭真會把人的潛力逼出來,聽聽他字字句句都是表白,
看看他毛手毛腳幫她換藥……嗯,她的嫩豆腐他吃得很開心嘛,
不過她不生氣,還滿心歡喜,因為他說:「天塌下來,我為妳扛。」
全天下的好菜味道她都知,如今她想試一試,戀愛的滋味是怎樣,
只是他們找出了內賊,熬過了戰爭,鎮壓了南蠻取得大勝,
終於回到京城,兩人的婚事卻不是那麼順利,
剛登基的新帝嚴錦第一個就跳出來說「我不同意」,
定國公府楚家也很不待見她這個家世不匹配的媳婦兒,
不怕,要收買一個人的心先搞定這個人的胃,
她會讓楚老太君放心,她孫兒她會好菜好飯養著,鐵定恩愛到老,
至於皇帝……她只答應他她會一世不成親,沒說不能和人同居生孩子吧……

E12701
綠光《妻奴錦衣衛》
E12701-1

耕林
惜之《聖女‧中 涅槃之卷》
M320
她真的瘋癲了嗎?就算是吧!她甘心為愛情瘋癲一回……
所以,推拒救援,孤身赴險,不該做的她全都做了!
只為了讓他盡快恢復皇帝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沒想到迎接她的,竟是這種令人膽顫的後果--勾結近臣、公然反叛……
瞧瞧他讓自己落入了什麼境地!
莫不是認為自己是天之驕子,當真沒人有辦法動上他一根毫毛!?
他真的發狂了嗎?就算是吧!他願意為愛情發狂一回……
所以,竄改聖旨、假造虎符,不該做的他全都做了!
只為了救她盡快脫離西番陣營裡的危殆艱險。
沒想到迎接他的,竟是這種令人震驚的惡耗--渾身浴血、命懸一線……
瞧瞧她把自己搞成了什麼樣子!
莫不是以為自己是鳳凰聖女,當真死絕之後還有辦法重生!?

金鉑鉑《舞傾城‧一 血染之舞》
M321
我叫伶舞。
曾有人對我說:
「伶人為孤,舞著為魂,最終卻難免為他人所娛。」
這一生,只怕是注定命中孤寂,被他人掌握操控。
但,我也曾對自己許下諾言——
我的命運要自己掌握,就算是死,也不會讓別人握於手中。
他是權傾朝廷的太子,她是他新敕封的太子側妃,
兩人的糾葛,起因於她殺了他心愛的女人;
他是被迫裝瘋賣傻的世子,她是曾對他手下留情的刺客,
兩人的祕密,起因於那一夜一個無心的吻;
他是偶然巧遇的鄰國太子,她是鬥爭裡被左右的棋,
兩人的相知,起因於一曲琴音慢舞……
投生亂世,
她只想掌控自己的人生,獲得自由,
然與這三個男子相遇,
卻讓她身不由己地落入這場局,直至越陷越深──

青墨煙水《七煞福姬‧上 煞星降世》
F069
天真的占星師小墨墨:
「此女沒有內應,不會武功,居然有本事把皇城鬧成這樣,天定的七煞星,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邪惡的七煞星小意意:
「此男做事機靈,走一步算三步,一定不能留給皇帝用,用綁的也得將他一起帶走!」
她莫名其妙地掉到了這個詭異的奇幻世界,無意中亂入這皇宮,
本為Z國特工組織中最出色一員的她,竟就此被認定為七煞孤星,
說她不是得掌生死大權,就是會禍亂天下,必須順應命運,
才有可能「轉煞為福」,拯救這個啥鬼梵天大陸!?
據說放出這謠言的,就是這飄飄若仙、靈氣破表的國師大人是也,
此男號稱梵天大陸第一占星師,既有美貌又有實力,
若有此男在身邊,無異於有了個神一般的隊友……
就這麼決定了!
帝王她不愛,悶死人的皇宮她也不想待,
什麼千年預言、神魔盟約的鳥事,都休想不負責任地壓在她頭上,
她說什麼都要逃出宮,再想辦法回她的現代去,而眼前的首要任務──
就是拐騙此男出宮!

一世風流《妃毒不可‧四 血劍出,敵人倒》
F070
天大地大,現在都沒有她肚子裡的孩子大!
風疏狂的「意外離世」,讓墨千晨痛徹心扉,一夜白頭。
若不是為了她和風疏狂的孩子,她早就一劍抹脖子殉情去!
但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那仍在腹中、尚未出生的寶貝兒子,
不但早早就有了意識,能和胖草娃娃用意念溝通,
甚至還為了替她療傷,強行吸收了敵人擊過來的內力,
害得他自己身陷生死之危……
而為了救她的孩子,
她和冷沉馨一行人來到了自上古時期遺留下來,
讓前人有去無回、滿布瘴氣的大凶之地──萬獸墳場。
卻不想,那些永世無法超生,只餘白骨架子的「陰魂」,
不但對她和孩子「禮遇有加」,甚至還帶她到他們的聖地去療傷,
最後不僅救回了孩子的命,還讓她母子二人功力大增!
而這一切出乎意料的莫名之舉,竟是跟風疏狂的「身世之謎」有關!?

愛戀頻道
楚寒衣青《皇夫養成計畫‧一》
D05601
徐善然數著枝頭的葉子,一、二、三……一、二、三……
數到春走了夏,夏走了秋,
將一片片葉子從嫩綠數到焦黃,像在數還剩下多少日子。
從國公府嫡女到江南名門長媳,從十里紅妝耀京華到僵臥病榻,
徐善然這一路走下來,甜過,苦過,
從雲端被打落谷底,她又從谷底一步一步爬了回來,
不用等來世,那些辜負過她的,她已經將他們全都送進了地獄。
但有時候徐善然也會想,她視若珍寶的親人,
一貫懦弱善良的母親,只會吟風賞月的父親,還沒來得及長大的孩子,
他們和那些狼心狗肺的東西同處陰冥時,會不會害怕,會不會被欺負?
也許她正該早些跟隨他們下去,
為人女,為人母,她總要真正保護他們一次——
如今菩薩慈悲,她得以重生,便要將他們牢牢守在身後,安穩一世。

楚寒衣青《皇夫養成計畫‧二》
D05602
一連串的計中計,徐善然終是讓邵勁成了自家父親徐佩東的弟子,
另一方面,國公府筵席突然來了兩個皇親貴胄——寧王與玉福公主!
前世,寧王登基為帝,流放徐府闔家;
今生,徐善然誓不讓悲劇再度上演!
可人算不如天算,表哥何鳴行至園林深處,竟不意窺見悖德場面,
為了保住何鳴,徐善然當機立斷,緊急通知各方人物,
支會何鳴的雙胞胎兄弟何默,見招拆招,來場「偷梁換柱」的好戲……
兩世為人,徐善然始終步步為營,從沒一刻真正放鬆,
一次遊山之行,竟爆發投毒事件,凶手直指庶姐徐丹青!
在附近遊歷的老國公聽到消息,派管家迎接徐善然,
卻在前往途中,徐善然所乘馬車摔下山坡——
看著急忙趕來救她的邵勁,徐善然被歲月磨得滄桑的心,終於有了絲撼動,
由這純真少年伸出的手,是該握,還是該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絲莉 的頭像
艾絲莉

單純收藏

艾絲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