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6
新增

禾馬
蔡小雀《出賣將軍春無垠》
JW175
向來民風純樸的南地,近來最熱門的話題
就是猜測春宮大師花春心的真實身分為何
連南地之主,不敗戰神關大將軍也很好奇
甚至派人把大師祕密「請」來軍營裡「聊聊」
卻沒想到──咦?大師本尊怎麼會是她?!
眼前雙眼狼光大放的女人,不就是那個他避而不見
人格崩壞、恥度無下限的人間敗類嗎?
每每看見她,他就萬分後悔當初手賤救了她
她三句不離淫詞穢語,聽得他五臟六腑差點氣爆
還不知死活把狼爪伸到他身上,揩油調戲吃豆腐
最可惡的是竟然抓著他不可見人的「把柄」威脅他──
什麼?她死纏爛打目的只是要畫他的影真肖像畫?
不,沒那麼簡單,她刻意的接近、戲耍的挑釁和刁難
以及那隱隱約約莫名的熟悉感,在在告訴他
在那段逝去的歲月裡,他們是曾有過交集的……

新月
E9701-9702
水月《一品壞姑娘‧一 穿進鳳凰窩》
E9701
真是沒想到,原來穿越女也能擺脫宅鬥宮鬥的老套路,
插科打諢、放空裝傻也能過日子,嘿嘿,這除了歸功她李安然命好,
當然主要還是得謝謝她那身為李家主母的娘親,平日裏溫溫婉婉的,
私底下辦起事來卻半點不含糊,舉凡下人、姨娘想搞鬼,
那興風作浪四個字的興字都還沒寫完呢,立刻就被滅掉了!
這、這實在是好威風哪!看得她好生羨慕,更是把娘親當榜樣學習了,
而且虎母無犬女,她這看似嬌嬌弱弱的翰林學士嫡千金一出手,
那些看不得別人好的大房堂姊、仗勢欺人的壞同窗便應聲跟著倒,
只是她都還來不及驕傲的仰天哈哈笑兩聲,馬上就「遭報應」了,
她的次次逢凶化吉居然吸引了幾家的貴夫人青睞,都想讓她當兒媳,
天哪!她的靈魂好歹也是現代人,哪有辦法接受嫁給素未謀面的人,
實在不得已,她只好向知交郡主求援好擺脫掉這些煩心事,
可哪知人家肚子裏也有一通算計,她不過是從狼窟轉到虎穴罷了……

水月《一品壞姑娘‧二 情竇初萌芽》
E9702
要把日子過得好,除了不與人爭還有什麼最重要?
安然會說生得一雙火眼金睛最實際,才不會是人是狗分不清,
好比她大房伯母和堂姊唄,長得是人模人樣的,出身又不差,
可偏偏心腸黑得教人不敢領教,又想占盡便宜又想得個好名聲,
哼哼,她又不傻,加上有隻老狐狸似的娘親在背後撐腰呢,
哪會這麼輕易就讓人爬到她李安然頭上撒野?
堂姊安陽在學堂裏尋她晦氣,意圖搞得她上學的心情比上墳還沉重,
又假裝良善的接近她的好友清妍郡主,企圖奪走她的一切,
但是不打緊,淡定看待、不隨敵人起舞就是穩定腳步的大絕招,
不過她有把握自己能不被安陽牽著鼻子走,卻無法保證別人會怎麼做,
當安陽為了謀奪一切原本屬於她的幸福,竟然不顧自身閨譽,
設局計誘心繫於自己的順王世子,硬生生想要取代她李安然嫁進王府……

龍吟
藍雲舒《大唐明月‧六 再見故人》
YL115
西疆戰事告一段落,琉璃與裴行儉踏上歸途。
時隔多年,裴家宗族依然不平靜,
武后與高宗間的矛盾越發暗潮洶湧,利用河東公府之爭與大將蘇定方的死訊暗自較勁。
韓國夫人的女兒入宮橫死,琉璃奉命勸說看破真相的她別再生事,
然而其子武敏之的怨恨無法消停,竟犯下滔天大罪!
裴行儉愛妻心切,希望琉璃不要再接近武家人,
但琉璃左閃右躲,仍躲不過武后算計。
預期中的腥風血雨即將來臨,為了丈夫與孩子,她只能一步步向危險靠近。
琉璃帶著歷史記憶觀看一切,冷意頓生,
一心以正統為念的裴行儉及逐漸走向命定風暴的其他角色,
又會為大唐的錦繡年代掀起何等波濤……

藍雲舒《大唐明月‧七 風起雲湧》
YL116
為順利推動吏部銓選改革,裴行儉屢出奇招,舉家遷入長安最有名的凶宅以示決心;
琉璃力挺夫君,利用眾所矚目的暖宅宴好好敲打了一群登堂看戲的名門貴婦。
但剛出爐的新任官員竟集體捲進駭人聽聞的人命官司,連帶牽扯出吏選舞弊,
一身髒水的裴行儉該如何還自己清白?
帝后角力布局逐漸浮出檯面,
心繫李家天下的裴行儉已成武后的肉中刺,除之而後快的意念越發強大。
琉璃因奉召受驚而難產,高宗羞惱之下遷怒眾人,
武后安撫聖意並為琉璃請封,恩寵背後的真正用意究竟為何?
武家的宮廷醜聞被有心人揭出,琉璃不慎牽扯其中,
裴家夫妻在帝后的雷霆盛怒下該如何全身而退?
連串打擊後,大唐國祚危象漸生,歷史的考驗正式啟動……

藍雲舒《大唐明月‧八 誰家天下》
YL117
唐宮裡的麻煩人物越來越多,上官婉兒、明崇儼等人陸續登場,
此時琉璃發現天大祕密,無端穿越又意欲操控未來的另有其人,竟還想拖她一起翻雲覆雨!
裴行儉展開儒將生涯,轉戰千里,書寫人生與盛唐歷史最璀璨輝煌的一頁。
然朝堂局勢漸趨險惡,蓋世英才與長相廝守的丈夫終難兩全,
位高權重必得付出相對代價,始終與他並肩的琉璃內心掙扎不已……
命運往不可逆的方向繼續前進,武后干政野心昭然若揭,流言漫天飛竄,
琉璃驚覺自己已為她手中之棋。裴行儉的最後一戰終成夫妻感情致命傷,
大唐權力場中,舊日情分消磨殆盡,毀家之仇豈可不報!
琉璃因此重入宮廷,助武后統領後宮女官,伺機行動,
在真正的結局到來前,她定要為所愛之人再次力拚到底!

飛田
禾喻《承諾》
RC791
他們結婚了,從新婚當日起分房而睡三個月。
結婚三個月後,他們離婚了……
她曾想像過自己和他久別重逢時可能的場景,
但怎麼都沒想到是在夜店外將他「撿」上車。
天曉得,要是可以,她看到他出現在街頭就會從街尾溜走,
畢竟和他有關的回憶都是苦澀的。
而且……他分明很討厭她,為什麼會態度丕變?
接受她、關心她、幫她慶生,甚至在酒醉後念起的人都是她……
她不懂,他為什麼要給她這種幸福的假象?
他能給予的明明從來不是愛情啊,只有空洞的承諾和愧疚。
無論如何,他是真心愛她還是純粹想彌補,已經不重要了。
揣測和等待太辛苦,她決定讓自己自由……

林甌媛《願莫與君絕》
RC792
「江水竭,夏雨雪,乃敢與君絕。」她抬手立誓。
他卻說這樣的誓言還不夠,必須以他的性命立血誓……
當初如果不是他闖入她的世界,
或許她早已是個快意恩仇的江湖女俠,
不會被這兒女情長所誤,傷了身,也傷了心。
一切,起因於十年前的血仇……

戲子璇《海面上的薔薇碎片》
RC793
她身穿骷髏印花黑色緊身T恤,
配上刷舊處理的牛仔褲、馬汀鞋,
十足美式風格,且充滿動感,也很有個性……
這個她……真是一年前在飯店留下「遺書」,
從墾丁海灘失蹤的、他最愛的女人?
他一直樂於當黃金單身漢,
生活優渥,行動自由,毫無負累。
因為他覺得,愛情是最容易失去自我的毒藥……

安琦《子不語之絳蓮》
RC794
他一直知道她與眾不同。
她的身分,總讓她身邊時時刻刻圍繞著僧侶香客,甚至妖魔鬼怪。
但無論如何,她只能是他的。
自幼年初見她便喚出他的名、緊拽著他衣裳不放時,
他就認定了她是屬於他的。
「如果有一天,我找不到路回你身邊,你可會來尋我?」
那時,若他不那麼固執衝動,
如今她就不會陷入死亡般的沉睡吧。
但,他再也無法容忍那男人數年來對她糾纏不放了。
若她真是被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帶走,他不惜代價都要救回她。
否則,他寧願隨她墜入有她的世界,永遠不醒……

喵喵屋
葉一凡《惹火小嬌妻》
BR724
六歲那年,俊美的嚴芩就是溫暖心心中的白馬王子,
雖然這位王子心眼壞,老愛欺負她,
還總嫌她礙手礙腳,可溫暖心就是傻的只想喜歡他。
她知道這麼一個出眾的男人,
她高攀不起,所以她總是都小心翼翼地不惹他嫌棄。
他說見她就煩,她自動躲得遠遠的;
他說她不嫁他很為難,她馬上跑去相親,
只是她都這麼聽話了,為什麼嚴芩卻更兇了?
嚴芩覺得自己這輩子真要娶老婆,
肯定要娶個有能力,身材火辣,氣質優雅的女人,
怎麼樣也不會選溫暖心當老婆,誰要誰娶回家。
誰知,當溫暖心不再追著他跑時,
看著她跟別的男人打情罵俏,看著她生疏客氣的態度,
他竟醋意橫生,全身哪裡都不爽,恨不得把人給逮回家,
更不爽的是,他都開口說娶她了,她竟然搖頭說嫁誰也不嫁他……

季雨涼《來不及做前妻》
BR725
那年,郝仁對譚亦秋起了非分之心,他誇下狂語,
不准別的男人覬覦她,一年內肯定把她追到手,
可誰也沒有想到,為期一年的追妻計劃宣告失敗時,
郝仁竟死皮賴臉地纏上譚亦秋,
從十五歲開始追,一直追到把人娶回家。
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這麼多年把老婆寵上了天,
甘心當妻奴的郝仁,竟然在鬧離婚。
譚亦秋心想,這男人竟然敢說要離婚?
那離就離,她才不稀罕,可沒想到這位未來前夫竟然這麼壞心,
明明都要離婚了,還敢爬上她的床,
把她折騰得腰痠腿疼,一個不小心還把她的肚子搞大了。
她才知道,原來郝仁這位氣勢比誰大,
霸道得要死的臭男人,一直都以為她其實不愛他。
可他卻不知道,她這人也很挑的,
若不是愛他,她哪會隨便跟他上床,哪會這麼乖讓他娶回家。

七季《他家有個大妒女》
BR726
十六歲那年,鄒啟申遇見了惡女連書亞,她給了他下馬威,
至此,為了將連書亞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惡女「壓落底」,
鄒啟申索性跟她槓上了,為了要她明白誰才是老大。
只是,本來是想給她點顏色瞧瞧,結果不但沒拿下,
他卻先把自己給賠了進去,賭注還是他的下半輩子。
眾人眼中,才華出眾的鄒啟申是張狂的,
可他哪個女人都看不上,就只看上了不拿他當回事的惡女連書亞。
他以為他追她追得人盡皆知,追得毫無格調,
有眼睛的人哪個看不出來他有多想娶她回家?
誰知連書亞這女人追是讓他追了,可她卻說不愛他,
笑話,他這人一旦不愛就算了,可一旦他愛上了,
就算她罵他流氓無賴,那又如何,他就是非要她不可!

海青拿天鵝《雙闕‧三》
AL373
她及笄禮成,從此自己再不是杞國的君主姮,而是梓伯未過門的小君。
周朝貴族間送媵是個風氣,男子當家後院哪能沒有美女充盈,
姬輿一脈單傳又宗室單薄,成婚以後,即便親戚間不送媵,別人也會送;
別人不送,身為妻子的她也要大度地為姬輿選媵。
姒姮以為與女子共侍一夫已是注定,這輩子再也擺脫不了,
可姬輿到底是長在王宮的人,貴族間的權術心機他甚是清明,
所以他說:「送媵之事,我未許。」
聞言,她笑著雙臂環上他的脖子,將臉埋在姬輿頸窩,
停頓片刻後輕輕說:「今後他們再提,你也不許答應。」

海青拿天鵝《雙闕‧四》
AL374
與姬輿尚未成禮,男女大防不得越矩,可姬輿男女之事卻懂得不少,
姒姮的心忽而一凜,就怕姬輿阻了送滕卻也愛往那花柳巷弄尋樂子。
聞言,姬輿啼笑皆非卻紅了臉,解釋道:「男子聚在一處免不了要談論女子,
這些淺顯之事我怎會不知?」
姒姮威脅道:「將來他們再說,你不許搭理!」
姬輿看著她,點頭道:「好。」
姒姮又虎起臉道:「要說諾。」惹得姬輿有些彆扭、有些無奈。
姬輿在人前總是一副雷厲風行、穩重有謀的樣子,可只有她才知道,
這位有著強健而有力臂膀,厚實而寬闊胸膛的男人,是她一輩子的良人……

侯淇耀《廚妃當道‧四》
AL375
軒轅雲霆來氣了,好說歹說,醜女人發什麼瘋,兒子是他的種,
她還真以為能夠隨了她的性子處置,他可不喜歡給點顏色就開染坊的女人,
說她與眾不同,她也別太與眾不同了。
他想娶她,她還不願意跟著?就她那樣,能有幾個受得來的?
要說實話,要不是看在他偏生就是喜歡她的分上,
他怎可能看上像她這樣相貌平凡又慓悍的女子?
沒想到她竟道,好女人是要進得了廳堂、罵得了街坊,
她夢寒月平生最恨以勢壓人之人,她自己可以幹,
卻絕對無法忍受別人也以勢壓她,就算那人是當朝太子,是她兒子的爹也不行。

侯淇耀《廚妃當道‧五》
AL376
宮中幾位皇子都有子嗣,就身為太子的軒轅雲霆後宮是滿滿的,
環肥燕瘦的比皇帝還享受,偏生這麼多妃子,一個子嗣都沒有,
別說兒子,就是女兒都沒有,誰知道在外頭跟著民婦生養了一個。
皇帝大度,索性睜隻眼閉隻眼的道:「她育子有功,封為妃子,朕沒意見,
但要封她為太子妃,朕不同意。」聞言,軒轅雲霆不在乎地斜睨皇帝,
「老頭兒,我沒要封她做太子妃。」皇帝鬆了一口氣,
就說這讓他最得意的兒子不會幹傻事兒……
忽地,太子輕飄飄的一句話飄進皇帝耳朵裡,「我要封她為一國之后。」

侯淇耀《廚妃當道‧六》
AL377
她這輩子若要嫁人,便要做那母老虎,不與任何一人分享自己的夫君,
要嫁就嫁能視她為唯一的好兒郎,哪怕他不成氣候、哪怕他貪吃躲懶。
可他軒轅雲霆是太子、日後的天子,注定一輩子後宮塞滿女人,
她懶得給他做後院的大管事、太子妃、皇后,
在她看來這一國之后不但要給這男人打理後宮,還得幫他安排嬪妃侍寢,
今天誰陪他睡覺,明天又是誰和他上床,她承認她自己能力不足,
做不來這樣的活兒,所以她決定詐死離宮,外加偷走太子的兒子。

霧矢翊《妻力無窮‧一》
AL378
安陽王世子楚嘯天,那可是個令人頭疼的主兒,欺男霸女、
調戲良家婦女,只要看順眼的女子,二話不說直接搶回王府,
傳言京城裡的花街柳巷哪一處不是他的玩樂場合?
這回,人稱京城第一霸的楚嘯天,不但看上了小小翰林院的女兒,
還不顧皇家臉面,硬是冷落眾家王公貴族世家女,
非要下聘求娶柳欣翎入府當世子妃不可。
皇上賜婚,誰敢抗旨,柳欣翎知道自己若是不嫁,
那她柳家一家子就要遭罪了,誰知,洞房花燭夜,
那該死的安陽王世子,竟然拿著一副啃不到肉骨頭的可憐樣,
萌得她什麼都允了,一時天雷勾動地火,新床都給折騰得塌了……

霧矢翊《妻力無窮‧二》
AL379
安陽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覺得自家世子爺就像一條忠犬,
世子妃就是那主人,無論主人到了哪裡,忠犬都會屁顛屁顛地跟過去。
誰不知道他喜歡美人,可娘子不喜歡他被別的美人碰到,
所以他不讓別的美人碰;娘子不喜歡他隨便看別的美人,
所以他就不看,反正那些美人也沒他家娘子美。
他這男人不會矯情故作不懂,也不會矯情地不肯承認,
喜歡就是喜歡了,雖然他在外頭的風評不好,粗暴又急性子,
但對娘子的好是挖心掏肺的好,不摻雜一點雜質,
娘子還是自己守著比較安全,外面都是狼,會將她叼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絲莉 的頭像
艾絲莉

單純收藏

艾絲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